熊孩子说有本事就抓他啊!我为了保护女儿,秒送他进监狱

发布时间:2022-03-25 00:16 来源:干净的像阵风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我女儿被熊孩子欺负,可熊父母居然说没事找事!既然熊父母不作为,那我就社会好好教育他,断腿都算轻的!

正值下班高峰期,而我没有回家,而是逆着人流挤地铁。

为了哄我的女儿开心,我打算去商业街买条漂亮的裙子给她。

我和老婆叶棠结婚已经快八年了,她是个舞蹈老师,身材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好,和我的感情也很亲密。

结婚一年多,她就为我生下了彤彤。

都说女儿的长相随她妈妈,尽管彤彤今年才七岁,但已经看得出来是个小美人坯子。这小丫头被人夸多了,还知道臭美,最喜欢穿花裙子和红色小皮鞋。

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彤彤却很反常。

自打上次她妈妈带她回娘家之后,她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夏天炎热,她却还把秋衣秋裤都找出来穿上了。

妻子怎么劝都没有用,我更是手足无措,想来想去,也许是小孩子喜新厌旧吧。

毕竟这丫头才七岁,能咋样呢?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想着给她买一条新的小裙子,她可能就高兴起来了。等到我提着新裙子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老婆加班加训还没回来。

客厅里的灯没开,透过虚掩的卧室门,我看到女儿彤彤一个人乖乖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彤彤,爸爸回来了,你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我拿着那件新的小洋裙,献宝一样推门走进了彤彤的房间——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大吃一惊。

彤彤坐在床上,眼睛红红的,手里面正拿着剪刀使劲剪着她最喜欢的一条公主裙!

这小丫头满脸怨恨与嫌弃,好像这裙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她沉浸地发泄怒火,甚至都没有发现我回来了。

好在她用的是自己那把只能用来裁纸片的儿童用塑料剪刀,否则那裙子恐怕已经被剪烂了。

“彤彤,你干嘛呢?”

我有些生气,因为我跟老婆一直教育她人要有爱惜物品的美德,结果转眼她就这样:“赶紧把剪刀放下!”

“我不!”

这小丫头居然恶声恶气地直接一口回绝了我。她又生气又委屈:“我要把这条裙子剪了,这是条坏裙子……”

“为什么说这是坏裙子?”

彤彤见到我有些生气,委屈地抽噎起来。

看见她哭,我赶紧温和了声音:“你之前不是很喜欢这条裙子的嘛?”

对啊。

我纳闷了,女儿当初可是缠着我要和她妈妈穿一样的裙子的,怎么老婆带她去了娘家一趟,这裙子就变成坏裙子了呢?

“因为,因为表哥他……”

彤彤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表哥?叶鹏?”

我一听那小混蛋的名字,血压直接就拉满了:“他怎么惹你啦?”

之前叶棠每次带彤彤回老家的时候,我都不大乐意,不是因为结婚的时候岳父家找我要了20w彩礼,却只给了两床被子当陪嫁。

我在意的是,我的岳父岳母重男轻女到了偏激的程度。

而他们的老旧固执,在这个叶鹏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

当初,我和老婆生下彤彤之后,亲朋好友都很高兴,就只有他们因为没生下男孩,直接拒绝来医院帮忙,因为“女孩儿用不着养那么娇贵”,照顾彤彤自然也是没可能了,全让我父母包办。

彤彤出生到一岁,他们是一眼都没来看过。

周岁办酒的时候好不容易来了,还是空着手,对我们摆臭脸。

明明是应该最疼爱孙女的姥姥姥爷,可是岳父岳母对彤彤的态度非常冷淡。

因为他们觉得我不应该把一个女孩看得这么重,我有什么资源或者钱花在这个“小赔钱货”身上,不如花给家里面其他的男宝,比如岳父亲孙外甥,叶鹏。

岳父岳母重男轻女已经快到了病态的程度。

在他们眼里就算是表外甥都比自己亲孙女重要,每次这金贵的男宝回去之后岳父岳母都是嘘寒问暖百依百顺,就差恨不得把他直接过继到自己家来了,还总是找我要钱要资源堆给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货。

我怎么可能就这样给钱给资源?

我放着自己的女儿不养,我养我老婆的娘家表侄子,我又不是脑子有病!

可是因为我的拒绝,岳父岳母反而觉得是彤彤占了他们金贵的孙外甥的东西,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

为着这事,我不知道发了多少脾气。

叶棠也很无奈,她也是个女孩,在她爹妈眼里话语权不比彤彤高多少。

平日里,我们两家几乎没什么来往,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我才勉强同意让叶棠礼节性地带着孩子回去一趟。

而这个所谓的表哥叶鹏,平时也不学好,染了一头黄毛,流里流气,看起来就是活脱脱一个街溜子,狗看了都摇头。

“彤彤,你听我说,不用管那家伙怎么说,他就是个傻逼玩意,你该穿什么就穿什么,那条裙子不是挺漂亮的吗?”

我罕见爆了粗口,好言劝慰着女儿:“爸爸给你买了条新裙子,那条不想穿了,咱们换一条也行……”

“不是这样的!”

彤彤脸憋得通红,大包眼泪全含在眼里。

这小丫头磨磨唧唧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对我说道:“表哥,表哥他掀我的裙子,还用手机拍我内裤的照片......”

“他说我穿裙子的样子很好看,他忍不住,”这小丫头哽咽起来了,“我,我不想被他拍照!这条裙子是坏裙子,我以后再也不穿了,呜呜……”

说到这里,彤彤再也忍不住,趴到我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听到彤彤的话,我当时好像被闪电劈中,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我原本以为她的表哥最多只是单纯不学好,加上被岳父岳母惯坏了没个正型,却实在没想到这小畜生居然把黑手伸到了彤彤的头上来!

“彤彤你先别哭,”我强忍怒气对她说道,“你先跟我讲讲具体是怎么回事,爸爸给你做主,绝对不能让人欺负你!”

或许是我的安慰起了效果,彤彤慢慢擦干了眼泪,一抽一抽地和我讲述起了上次回老家时候发生的事情。

原来,上次叶棠带着女儿回家,正好这阵子岳父的表弟回来了,还带上了那个小畜生。

在人前,那小畜生装的异常乖巧,见叶棠忙着招呼亲戚,便自告奋勇带着彤彤上阁楼去玩了。

谁想到,这家伙上了阁楼之后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

他先是拿巧克力贿赂彤彤,等到彤彤吃了巧克力,他立刻变本加厉,开始打彤彤,让彤彤把裙子脱下来拍屁股的照片。

彤彤自然是不愿意,但奈何那小畜生又是揪她的耳朵又是掐她的胳膊,最后还是让他给彤彤拍了好几张照片。

原本他还不满足,幸好这时候叶棠招呼完客人,上楼来叫彤彤下楼吃饭,这才没让那小畜生得逞!

掀开裙子拍照......我拳头硬了,恨不得现在就去把这小崽子锤死!

或许那小王八蛋以为彤彤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哄一哄就过去了,才肆无忌惮下手。

但是幸亏彤彤的性别意识产生的比较早,我和叶棠又比较开明,加上叶棠在少年宫工作,彤彤并不缺少类似的教育,这才曝光了这个小畜生的恶行。

“他还说,你穿着这么好看的裙子就是让人看的,比起将来让外人看,不然现在便宜他……”

听着天真可爱的彤彤满脸泪痕地给我转述那小畜生的污言秽语,我当即感觉全身的热血直往头上冲。

若是那小王八蛋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事来!

不过就算我不能立刻就把他胖揍一顿,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在桌上拿过手绢擦了擦彤彤的眼泪,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和她说道:“乖,没事了,爸爸在呢,爸爸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爸爸一定给你要回来公道。”

彤彤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怯生生地缩到了一边。

随后,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叶棠的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怎么了老公?”叶棠的声音有些疑惑,“我不是给你发消息说今天培训新舞步了吗?”

“彤彤让人欺负了,”我咬牙切齿,“你马上回来,我们现在就去你爸妈家里!”

“怎么回事?”叶棠不清楚情况,她也没想到那小畜生居然真的敢上手猥亵,茫然地说,“是不是小鹏他又胡闹打人了……”

“那个小兔崽子把彤彤拉到房间里,逼她给掀开裙底给他拍照!”

我暴跳如雷:“妈的,今天我一定要去讨个说法!”

“他疯了!?这也做得出来!”

叶棠的声音一下高了一个八度:“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

而我这边也没闲着,尽管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我还是打通了几个好哥们的电话。

他们之前都是和我一起从部队复员的老战友,平时关系就铁,再加上他们几个一直对我能有这么可爱的女儿羡慕不已。

我咬牙切齿地跟他们简单说了说事情。

每重新描述一遍那小畜生的行径,我都气的牙根痒痒。

而这群彤彤的叔叔伯伯听完更是一个个暴跳如雷,连夜就聚齐了人。

随后,我和叶棠还有彤彤坐一辆车,我的三个老战友坐一辆车,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向岳家行去。

叶棠坐在后座上,把彤彤抱在怀里细声安慰着,语气里满是歉疚。

作为一个母亲,让自己的孩子遭受了这种事情,此时的她想必是最内疚的了吧?

我负责开车,手把方向盘攥得紧紧的。

是的,我暗下决心,今天一定要和岳父岳母把这事说清楚。

此时我虽然生那个小混蛋的气,对于放任他自流的岳父岳母怨气同样不小!

如果不是他们的纵容和对我女儿的轻视,我女儿会遇到这种事情吗?!

凭什么我视若珍宝的东西,他们肆意践踏?!

叶鹏这小混蛋的家庭条件不太好,父母都出去打工,有人生没人养,只能放在岳父岳母家蹭吃蹭喝。

正好赶上老两口溺爱孩子,越惯越没样。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行人终于到了岳父岳母家楼下。

我风风火火地带着彤彤就上了楼,叶棠跟在我的身后,再后面是三个兄弟。

敲门后过了好久,里面才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磨磨蹭蹭过了快五分钟,岳母才过来开门。

“大晚上的干什么啊,急三火四的……”

岳母开门见到是我,正想抱怨两句,但是她一下子看到了我身后的三个兄弟,个个都是凶神恶煞,一时间竟然被吓住了,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那个小王八蛋在不在?”

我也顾不上打招呼,直接挤进屋里,到处找人。

身后的几人也鱼贯而入。

“什么小王八蛋,你怎么说话呢!”

岳母还想说点什么,然而被我恶狠狠的一眼瞪过来,她也一下子傻住了,下意识就说出口来:“在楼上屋里玩手机呢……”

“走!”

我实在是没了废话的兴趣,不由分说和两个兄弟上了楼,留下刚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走出的岳父、一脸呆滞的岳母和叶棠、彤彤面面相觑。

“叶棠,你老公这是发了什么癫!?”

岳母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阁楼上,这才敢开口逼问叶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过来发神经啊!”

“等他把小鹏带下来,”叶棠见到自己亲生父母这个态度,知道自己和他们多费口舌也没什么用,“让他自己和你们解释吧。”

她索性不理他们,专心哄起彤彤来。

我和两个兄弟上了阁楼。

岳父岳母专门给那里装了wifi,那小畜生就睡那里,成天打游戏打个没完。

我也不和他客气,一脚踹开了房门!

那个小混蛋此时正趴在床上玩手机,一头乱蓬蓬的黄毛压的不成正形。

他似乎和队友闹了什么矛盾,正在满口脏话地破口大骂。

我这一踢门,把他吓了个半死,这小子没坐稳从床上一个跟斗扎下来,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手机也甩了出去,屏幕上出现了一道大裂纹。

“谁啊!”

见到我这个名义上的姑父,这小混蛋是一点不怵,好像做亏心事的不是这小子一样,直接对我破口大骂起来:“干嘛?大半夜的,要死啊你!”

看他这个理直气壮的样子,若不是彤彤说了,我还真以为这家伙是无辜的呢。

我直接气笑了,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就要往楼下拖:“你个小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我们家彤彤动手动脚?!”

“老子今天不废了你,以后你还得了!!”

这小子虽然上着职高,他舅爷舅奶也没少给他伙食费,然而这小子一有钱就往游戏里扔,饭也不好好吃,瘦的像只猴似的。

现在我单手就把他拎了起来,拖着往楼下走。

那家伙自然是拼命挣扎,他也知道我来者不善,所以一个劲的干嚎个不停,好像我不是拎他下楼,而是把他往屠宰场拉。

“刚子,你要造反啊!?”

一听那小王八蛋号丧般的喊叫,我的丈人和丈母娘立刻就坐不住了,发了疯似地往楼上跑过来,和我在楼梯上拉扯成一团。

那小混蛋一见救星来了,连忙在墙上使劲蹬了一下,一骨碌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躲到了岳父岳母身后。

“舅爷,舅奶,姑父他打我!”

小混蛋演技还挺好,直接往两位老人身后一缩装起了可怜。

看他那一头黄毛,怎么看也不像是多可怜的样子,然而偏偏这两位重男轻女到了极致的老家伙还真就吃这一套。

“刚子,你是不是看我们两个老人拉扯这么个孩子好欺负,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和我们生事?!”

岳父声嘶力竭地喊道,抡起拐杖就要敲我的头。

平日里他对我颐指气使惯了,一直把我当成女儿的便宜对象,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以至于现在还下意识地跟我色厉内荏地喊叫。

我也不还手,一把抓住他抡过来的拐棍,夺过来之后在膝盖上“咔嚓”一声折成两段。

这让岳父愣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我发这么大的火,当初讹我20w彩礼的时候我也只是不高兴,可是现在我是动了真火了。

“你先问问那小混蛋是谁欺负谁?看看他都让你们两个老东西惯成什么样了?!”

我暴怒非常,大声吼道:“你俩不会还把他当什么宝贝吧?”

“这小畜生现在都会逼他妹妹给他看内裤了!”

这句话我是含怒而发,直接把色厉内荏的岳父吓得打了个哆嗦,连着退了好几步,这才从楼梯上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岳母才对我迟疑地说道:“小鹏?看彤彤内裤?不能吧?他才多少岁啊?”

“不信是吧?还装傻是吧?”

一见岳父岳母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两人八成又是想打太极糊弄过去了,心里的无名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我大踏步下楼,走到彤彤身边,好言安抚道:“彤彤,别怕!今天爸爸给你做主!”

“他干了什么,你一五一十的给你姥姥姥爷说一遍!”

彤彤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道::“表哥,表哥他掀我的裙子,还用手机拍我内裤的照片,他还说,我穿裙子的样子很好看,他忍不住……”

彤彤一五一十地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缩进了她妈妈的怀里。

我和叶棠,还有我的几个兄弟听的心都要碎了,纷纷对那个小畜生怒目而视,吓得他下意识地直往岳父岳母身后躲。

“你们都听到了吧?‘你穿着这么好看的裙子就是让人看的,比起将来让外人看,不然现在便宜他’……这他妈是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听了两遍的我已经快气疯了,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小子,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拎过来痛打一顿。

“小鹏,你也说说……?”

岳父岳母也有些顶不住压力了,对那小子说道:“这些事是不是你干的?”

然而,那小子的无耻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和我没关系!”小混蛋脖子一梗,装出一脸无辜地喊,“谁闲着没事看小毛崽子啊?说不定还尿裤子呢,搞得好像有多好看一样!”

“你!?”

这下就连好脾气的叶棠都有些坐不住了:“你敢说这些都不是你干的?”

“不是!”

那小混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和叶棠顶了起来:“这小破鞋那么丑,让我看我也不看!”

“你这孩子……”

叶棠正要说什么,岳父岳母却来劲了。

原本他们就不太待见叶棠,现在立马变本加厉起来:“怎么着,要冤枉小鹏不成?!彤彤才七岁,她懂什么!”

“你们这是想过来屈打成招?连毛都没长齐的丫头有什么好看的!”

岳父是护子心切,决心刚到底了。

“就是啊,没准他们就是闹着玩,彤彤当真了也说不定呢?”岳母在一边唱起了白脸,“七岁的孩子懂什么,就为了这个,你就过来大动干戈?有点气量行不行啊?”

“你他妈简直放屁!”

我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他要是没干,那我过去的时候他跑什么?!”

“你那么凶神恶煞的,还带着这么一群人,换哪个孩子不跑?”

岳父立刻开始冷嘲热讽:“还说小鹏没教养,也不知道是谁对自己老丈人骂骂咧咧的,还敢动手?”

眼看这两个老人油盐不进,一口咬定那小兔崽子没毛病,我毕竟是小辈,也不好真做什么,一时间局面僵持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我身后的兄弟看到那小子正在两个老人身后拿着手机偷偷摆弄什么,连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推开猝不及防的老丈人,直接在那小子手上夺过手机!

由于事情太过突然,他甚至没来得及把手机熄屏,就被我的战友一把抢走!

见到手机被抢,他还想上来纠缠,结果被我兄弟一手按住脑袋像是按兔子一样按翻在沙发上。

“干什么,抢劫啦?”

见到老丈人被推到一边,丈母娘立刻不乐意了,立刻尖叫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还有没有天理啦!?”

我的战友不理岳父岳母,而是飞快地翻起了那小混蛋的相册。

十多秒之后,我看到他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你们继续装?自己看看这小畜生的手机里都有什么?”

战友破口大骂起来,把手机直接丢在茶几上,示意岳父岳母自己来看。

那小畜生还想上来抢手机,被战友一手摁回了沙发上。

岳父岳母似乎是被吓住了,老老实实走上前来看手机里的照片。

手机里不仅仅是彤彤的照片,还有很多同龄的女孩子照片。

在洗手间的、在更衣室的照片都有,里面的人大多穿着他们职高的校服,拍摄角度很隐蔽,一看就知道,是这个小子偷拍的。

他不光偷拍,还按照年龄给那些照片分了好几个相册,相册名全是污言秽语,不堪入目,言语里显然已经把这些女生都当成了自己的后宫,活脱脱一个地痞流氓。

我本来以为偷拍彤彤只是这小子一时鬼迷心窍,然而没想到事实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离谱的多。

我愤怒地对岳父岳母说:“这个你们怎么解释?还要装好人吗?”

看到我的样子,再加上眼前铁证如山,岳父岳母也没法袒护了。

“他爸妈电话多少?叫他们现在过来吧,今天得好好聊聊他们家的小王八蛋干的好事!”

我把手机丢给了岳父:“给他们打电话!”

因为知道岳父岳母重男轻女,我们和娘家人几乎没有什么来往,向这种表亲更是几乎没有联系,所以只能让岳父来打这个电话了。

岳父这时候也不敢说什么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去打了个电话,让那小子的父母过来。

“就在这儿打,开免提就行!”

我毫不客气地说,听着岳父给那小混蛋的父母打电话。

电话响了快八声,才被人接起。

那边的声音的主人显然脾气不太好,上来就是一套正宗的国骂,听到对面是长辈之后才稍微客气了些,然而嘴里依然口花花地说个不停,时不时蹦出两句脏话来。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现在人家找到家里来了,说是想和你们当面谈谈,小鹏的事做的有点过分了。”

岳父有些忐忑地说完,等着对方的答复。

那边只是沉默了一小会就回答道:“让他们回去吧,我们可没时间回去,厂子里还有活呢。小孩子那点破事也犯得上大人来找,脑子多多少少有点病!”

“你骂谁呢?!”

我有些听不下去了:“你家孩子那是偷窥还偷拍,是犯法的!你有本事生,怎么就没本事养了?对他的表妹下手,也是真要脸!”

“犯法怎么了?”

那边小混蛋的家长听到了我的声音,却丝毫不知悔改,反倒声音高了个八度:“他犯法了,你牛逼就报警抓他啊?反正他还差俩月才十六岁,你看那边抓不抓他就完事了!”

这一下还真把我给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小畜生有恃无恐也是有原因的,他还未满十六周岁,虽然已经具备了成年人的一切龌龊的想法,然而生理意义上还是未成年,受法律保护。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这种大罪,走法律渠道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死猪不怕开水烫。

“抓不了吧,你就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

那边一见我不搭腔,觉得自己已经辩赢了,立刻嚣张起来,对着话筒轻蔑地说道:“说是我家孩子偷拍,实际上说不定什么样呢。没准是你家孩子不学好,专门穿的骚勾引男人也说不定呢?”

“小孩子的事你也问对错,谁占便宜谁就有理!”

对方用着轻飘飘的语气,却给了我的心灵沉重的一击。

我怒吼起来,然而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再怎么愤怒也是无济于事了,只留下我在电话前喘着粗气。

“行了行了,你该说的也说了,人家该答的也答了,你差不多该回家了吧?”

岳父开始不耐烦起来,准备下逐客令:“我们可不打算留你过夜!”

“这么说,”我红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道,“你们都是站在那个小崽子一边的?”

岳父岳母虽然不回答,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我也可以看出他们的态度正是如此。

虽然我带了几个兄弟过来,然而他们大多也有自己的家庭,如果让他们在这里帮我把罪魁祸首打一顿,只能逞一时之快,然而那样毁掉的家庭就不止一个了。

“好,好,你们真是好啊!”

我重复了几遍,随后拿过那个小混蛋的手机,当着他的面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他“哎呀”一声叫起来,还想说点什么,然而一看到凶神恶煞的我们,马上又缩了回去。

我在地上捡起那个手机,顺手就丢进了岳父家的鱼缸,让它彻底报废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两家断绝关系,既然你们都这么护着这个小王八蛋,我以后就没你们这个老丈人丈母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