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的新阳谋

发布时间:2021-05-30 08:29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钉钉的新阳谋

来源:新眸

撰文|

5月29日召开的2021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钉钉事业部负责人叶军发布了一组数据和一个产品。

一组数据:截止到今年3月31日,钉钉平台应用总数超过百万,3个月时间增长了近一倍,其中低代码应用新增了近38万个。

一个产品:国内首个低代码开发聚合平台——“搭”低代码应用广场,简称“钉钉搭”。

今天要说的正是这个“钉钉搭”。新闻发布后,有些人看懂了,有些人没看懂。这其实是个大大的“阳谋”,值得好好说叨说叨。

故事还得从“低代码”这个关键词说起。低代码在国内第一次出现要追溯到2014年,当时它并不是一个流行的概念。

两年后,低代码在一级市场名气大增。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低代码相关产品投融资事件达到了10起,此后投融资笔数整体呈现上升趋势,亿元以上融资维持在每年2-3笔,到了2020年,国内低代码行业一共完成了59起投融资事件。

这些年,在低代码开发这件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新眸从行业典型代表钉钉出发,尝试拆解其背后的技术和商业逻辑。

01

低代码的“三段论”

阿里巴巴资深技术专家、钉钉宜搭负责人叶周全总结发现,大致可以把低代码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1.0阶段,BPM驱动系统。主要表现形式是流程在线、移动审批。

2.0阶段,元数据驱动。实现了业务在线,和移动办公。

3.0阶段,数据驱动。做业务集成,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最终实现生态在线,既包括厂商上游的生态,也包括业务软件的连接生态。

低代码能出现、立足并推开,首先是因为传统的全代码开发和通用型产品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全代码开发太烧钱,还容易过时,就像定制西装,做的时候穿着挺合身,长高长胖后就穿不了了,还很不好改。通用型产品行业属性太弱,就像批发市场卖的西服,流水线生产,企业大量行业化、个性化、场景化、碎片化的数字化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这里可以举个龙辉起重机的案例。龙辉起重机是山东的一家制造业企业,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用传统开发方式打磨一套生产管理系统,既费时又费钱,更尴尬的是,花重金打造出来的系统并不一定适用于企业的细分需求。有多少专业开发公司对起重机的生产制造有过专门研究?

当时公司老板就跟IT负责人商量决定自己动手。他们在钉钉平台上用了两年时间,把整个制造流程用低代码技术一步一步地搭了出来,从每个岗位的工时、工作量,到每个产品的物料用量,全都在平台上统计管理起来。龙辉起重的人效比在当地做到了遥遥领先,不到几年时间,企业年营业额从百万级的水平,提升到了3亿。

按照叶周全的“三段论”,龙辉起重在低代码开发的2.0阶段做到了极致。

进入3.0阶段并非易事,但也并非不可能。“云钉一体”之后,钉钉发现整个低代码平台的底层就是云原生,实际上已经和阿里云的基础打通了,这意味着钉钉不仅是低代码开发工具的提供者,也是整套基础设施的提供者。

钉钉平台上目前已经有上千款SaaS,钉钉一直在推动它们之间数据的互联互通。但仅仅这样还不够,就像前面说到的那样,大量行业化、个性化、场景化、碎片化的数字化需求躲在SaaS的盲区里,可行的办法是让各个岗位的业务人员参与进来,带着业务的需求和洞察,亲自把这些空白、bug填补上,实现组织和业务的全面数字化,进而打造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钉钉上有1700万企业组织,基于同一朵云,基于同一个“钉”,生态在线是可能的。

“低代码发展到今天,我们走到了哪里?我觉得钉钉目前在做的,就是将整个低代码市场推向3.0阶段。”钉钉宜搭平台负责人叶周全认为。

02

低代码的商业化路径

“价值”是商业模式最核心的关键词。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要实现商业化,如何创造出满足用户需求的价值是关键,低代码的商业化过程要思考的也是这个问题。

根据低代码可创造价值的方式,可将其商业化路径主要分为三种:

1、面向企业客户:低代码平台厂商面向企业客户,企业客户内部根据实际需要,由相关业务人员或IT部门,在厂商提供的平台上套用模板、解决方案,或自建应用。代表厂商有宜搭、氚云、简道云、易鲸云、轻流等。

2、前后端开发平台:低代码平台厂商面向软件开发商和专业研发人员,提供开发服务所需要的框架、插件、微服务架构等,帮助软件开发厂商提升开发效率,代表厂商有飞算科技、元年云等。

3、生态型平台:聚合低代码生态产品,提供技术、用户和商业基础设施,制定开发标准,打造交易场,像苹果应用商店、安卓应用商店那样,建设和运营低代码生态。

国内的低代码厂商以第一、第二种模式为主,好处是“小而美”,坏处是这种各自为战的打法天花板很矮,也制约了整个低代码行业的规模化发展。以钉钉为代表,对第三种商业模式的尝试已经开始。这次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上,钉钉就发布了“钉钉搭”。

阿里巴巴副总裁、钉钉事业部负责人叶军透露,“钉钉搭”集合宜搭、氚云、简道云等钉钉低代码生态产品,打造开发者和开发能力的聚合平台,相当于一个丰富的低代码应用市场,企业和个人开发者可以按需选购。

据统计,目前钉钉已经开放1300个API接口,宜搭、氚云、简道云三大低代码生态产品已开发出模板360多款,覆盖建筑、制造、贸易、零售、互联网、房地产、餐饮、政府、教育等主要行业,满足人事、财务、采购、销售、售后、仓库等角色人群快速搭建应用的需求。生态厂商还与行业企业、政府、学校深入共创,基于低代码开发打造了40多套行业解决方案,帮助企业组织快速一站式实现业务数字化。 

钉钉打造低代码生态性平台能“服众”吗?简道云公司负责人单兰杰说:“钉钉除了拥有外界容易看到的流量、获客能力外,它的账号、通讯、协同等底层能力,为简道云提供了底座。在钉钉上做低代码开发,能打通场景闭环,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体验。目前简道云的解决方案全部基于阿里云,用户使用简道云就相当于用了阿里云。”

氚云业务负责人马旭飞则认为,“钉钉搭”作为一个容器,可以吸纳各家优秀的低代码厂商入驻,共同培育和做大市场;同时通过引入同台竞争机制,推动各方产品和服务的优化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完善的解决方案和服务,最终实现多方共赢共生。

今年1月的发布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给钉钉提出了“3年1000万个钉应用”的目标,他的立论基础正是打造生态型平台。应用繁荣意味着云的繁荣,单兰杰看到了这一点,他说:低代码开发是一种新型的企业上云方式,是“云钉一体”的重要价值实现。从这个角度看,低代码开发蕴含着巨大的云市场的增量。

03

内卷,还是联合?

根据Gartner预计,2021年中国企业对于应用开发的需求将达到所有IT公司开发能力的5倍。这意味着,低代码技术将是填补这一缺口的重要方式。相关数据显示,2025年低代码市场规模将达到131亿元,5年复合增速预计可达52.6%。

未来的低代码市场,既是一片蓝海,也是一片红海。不同于国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发展低代码技术,目前已进入资本巨头整合期,我国的低代码市场还处于初始探索阶段,行业整体相对分散。

to B产品更新迭代很慢,很难像to C产品那样,可以拿到大量细化的用户画像,然后基于对定位的理解,做出一个产品来,并且每周都可以迭代版本,快速实现用户需求。to B产品研发周期长,也很难用一个通用型产品打通多个细分领域,用两三年时间做出一款成熟的产品,已经是理想情况了。在单一厂商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开放联合就成了目前的最优解。

在阿里推出“云钉一体”战略之初,很少有人能看清这背后的行业洞察究竟是什么,现在这个“阳谋”越来越清晰了:低代码、钉原生、云原生、达摩院AI的能力正在融为一体,钉钉作为直面开发者和用户的统一界面,下面有云和AI的基础能力,上面有SaaS和低代码的生态能力,它只需要“躺平”了,专注做好中间层,做好数据连接器,就能实现“在云上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处理大数据”的宏愿。

“今天社会上都在讨论内卷,就低代码开发这件事来说,面对社会巨大的需求,面对这么大的行业机会,没必要‘卷’,何不联合起来一起做大增量呢?更开放才能更全面,才能实现更高价值。”阿里巴巴资深运营专家、钉钉开放平台的王铭说。

[作者:佚名]